北斗終端放量 “一窩蜂”亂象亟待根治
北斗終端放量 “一窩蜂”亂象亟待根治
 

更新時間:2014/4/21 14:05:58
 

北斗終端放量 “一窩蜂”亂象亟待根治

【賽迪網訊】北斗衛星導航產業在經歷了2013年的“北斗產業元年”之后,2014年市場迎來新的起航點。日前召開的第二屆中國電子信息博覽會(cite2014)上,眾多企業展出了與北斗導航相關的產品。據中國衛星導航定位協會統計,2014年北斗終端銷量預計將達500萬臺。但是,北斗行業進一步發展的同時也存在著諸多不足。今年“兩會”期間,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科學院院士楊元喜便指出,我國導航產業的政策還不完善,管理比較混亂,發展無序,這種局面對北斗產業化推進十分不利。因此,在推進北斗應用發展過程中,需要盡快解決目前存在的混亂局面,推動北斗健康茁壯成長,早日實現中國的導航強國夢。
  產業發展處在“戰國時期” 盲目和混亂并存
  第二屆中國電子信息博覽會上,北斗導航產品成為熱點之一。中國衛星導航定位協會統計,相比2013年150萬臺北斗終端的銷量,2014年銷量預計將達500萬臺。
  4月10日~12日在深圳會展中心舉辦的第二屆中國電子信息博覽會上,北斗導航產品成為熱點之一。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20所帶來無線電導航、通信、雷達技術;27所帶來農業氣象傳感器及系統建設技術;34所帶來光纖通信網絡與系統建設技術;38所預警探測、太極智慧城市解決方案、中電海康安防、衛士通云安全等產品悉數亮相,成為展會的亮點之一。而據中國衛星導航定位協會統計,相比2013年150萬臺北斗終端的銷量,2014年銷量預計將達500萬臺。
  但是,在北斗產業從啟動到逐步發展成長的同時,一個無可否認的事實是,目前產業仍然存在發展混亂的現象,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:在主體層面存在北斗產業園“盲目建設”、北斗企業“一窩蜂”投入的現象;在外圍環境上則表現為產業管理混亂。
  自從北斗產業開始推進以來,全國各地亂起了一陣陣“北斗風”,各地紛紛建立產業園區。北京理工雷科總經理劉峰告訴《中國電子報》記者:“有些產業園是地方政府和企業借著北斗的名義來圈地的,這些產業園對北斗產業的發展推動作用并不大。反過來看,北斗企業比較集中的北京卻沒有建北斗產業園,這可以說明當前一些北斗園區的意義。”
  北斗產業存在的另一個問題是企業“一窩蜂”現象。從事北斗的企業多達上千家。單從北斗上游芯片環節來看,中國衛星導航系統管理辦公室(北斗辦)專家組成員胡剛指出:“進入國家專項的北斗芯片企業有10多家,沒有進入的芯片企業也不少。從整個北斗產業鏈來看,芯片、系統、測試、終端、應用服務等企業累計達近千家。不可避免的是,這種情況勢必會引發產品的低水平競爭。”
  此外,北斗產業發展存在管理混亂的問題,這也使得產業園區盲目性建設和企業“一窩蜂現象”等問題沒有得到很好的根治。
  對于北斗產業的發展局面,劉峰告訴《中國電子報》記者:“當前,北斗產業處在‘戰國時期’,力量分散、產業資源浪費。”
  看重短期利益是主因 政策界限模糊是次因
  整個北斗市場也就容納4~5家芯片企業,加上國外的導航企業已進入北斗市場,最后民用市場容納的國內北斗芯片企業大概在2~3家。
  作為一個新興產業,北斗當前存在的問題不利于長遠發展。要想規避和改善這些問題,只有找出問題的根源所在。
  對于北斗產業園存在的問題,胡剛對《中國電子報》記者講道:“北斗產業園盲目建設的問題,其實與體制有關。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資沒有其他資源,只有借助土地開發建立北斗產業園來實現。”
  “做產業園區,不能盲目冒進,還要理解北斗產業是什么。產業園不一定非要全部是北斗企業,關鍵要看到北斗所能夠引領和激活的相關產品和服務模式,發揮北斗在產業園中的引領和帶動作用。”中國衛星導航定位協會統計副會長苗前軍表示。
  對于企業“一窩蜂”現象,苗前軍分析指出,有些企業對北斗的認識存在誤區,把北斗當作一個工具或是在企業轉型期選擇了北斗;也有些企業打著北斗的“旗幟”忽悠或作秀。胡剛認為:“企業缺乏創新性以及看重短期利益也是主要因素。”
  對比gps產業的發展情況,在民用市場,產業上游的核心芯片技術企業只有5家,高通、博通、mtk、u-blox、sirfstar(幾年前被收購)。“從理論上講,整個北斗市場也就容納4~5家芯片企業,加上國外的導航企業已進入北斗市場,最后民用市場容納的國內北斗芯片企業大概在2~3家,而目前國內北斗芯片企業就有幾十家,市場亟須整合。”劉峰講道。
  產業園和企業存在的問題有共同原因,業內觀察者太月告訴《中國電子報》記者:“發展北斗是國家意志,加上北斗產業應用還處于萌芽階段,在這種情況下北斗產業鏈各方(包括一些地方政府和企業)都在圍繞國家政策紅利來尋求自己的利益落腳點,基于自身利益訴求而不是真實市場需求來做北斗,因此當前出現各種混亂現象是必然的。”
  對于外部產業管理的混亂,苗前軍指出:“現在不是政策多了,而是政策界限比較模糊。起初建立北斗導航定位系統時,是由北斗辦、總參、總裝來負責。隨著北斗產業化推進,北斗覆蓋芯片、導航電子地圖、終端、標準認證等多環節,對此管理部門也涉及到國家發改委、工業和信息化部、交通部、科技部等多個部門。”比如在手機環節,本來是由工信部管理,但是手機增加北斗導航功能之后,該誰來管,就不好界定了。政策模糊性導致管理無法很好到位。
  營造公平市場環境
  重視自主知識產權
  政府行為是“自上而下”,市場驅動是“自下而上”,實現政府行為和市場行為的無縫鏈接也至關重要。
  2013年是北斗產業元年,2014年市場將迎來新的爆發點。在北斗產業發展的高峰到來之前,需盡早走出當下的“戰國局面”,將北斗引領到健康良性的發展軌道上來。
  在政策支撐環節,胡剛向《中國電子報》記者表示:“一是應因地制宜發展產業園;二是對企業扶持應該是扶強不扶弱,并且要扶持創新能力較強的小微企業;三是政策要與應用充分結合起來,激發出市場的真實需求。”
  “當真實的市場需求大規模產生后,企業自然會在‘滿足客戶需求’和‘看中政策紅利’中進行自我調節,做出符合市場環境的理性行為。”業內人士太月表示,“對于政府來說,重在搭建合理的市場競爭環境。比如互聯網行業,很多企業是在滿足用戶真實需求的基礎上迅速發展起來的,在這個過程中政府基本無需插手(因為在互聯網發展初期大家還看不懂互聯網),政府只需等行業發展壯大后進行適當規范即可。”
  在市場競爭環節,北斗產業發展應以市場為導向。“政策只要能夠營造出一個相對公平、合理的競爭環境即可,有能力的企業可以做得更大,沒有能力的就被收購或整合,通過市場進行調節和優化。”劉峰表示,“在政策上,要設立技術門檻,保護自主知識產權,讓有創新能力和核心技術的企業有生存和發展空間。”
  對于企業的戰略發展路徑,胡剛建議,企業應該根據自身的資源比如人才、資金、客戶等進行差異化定位,規避同質化競爭,減少盲目性。
  政府行為是“自上而下”,市場驅動是“自下而上”,實現政府行為和市場行為的無縫鏈接也至關重要。苗前軍認為:“應做到行業自律,行業自律能夠有效實現政府行為和市場行為的無縫鏈接。而行業自律需要協會、聯盟等中間組織發揮相應的作用。”

 
          Copyright © 2009-2010 ag88旗艦科技 All Rights Reserver.總訪問數量:[5347902]  Supported by.